苏州韵蓝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光氧催化、催化燃烧、洗涤塔、等离子废气处理设备

免费咨询电话:400-991-7557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地址:苏州市吴中经济开发区金丝港路77号
电话:+86 512 65969654
传真:+86 512 66986984
手机:+86 18550090162
邮编:215121
邮箱:lxy@szfqcl.com

新闻中心
您现在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养猪厂地下藏毒万吨事件升级,扬农化工遭实名举报

作者:ylhb 来源:原创 日期:2015-10-12 09:55:39 人气:779

          国庆期间众所周知的云南商人举报养猪场地下藏毒万吨 、入住10天全身长满牛皮癣事件。

在9月28日,国家环保部就召开专题会并成立调查组,联合江苏省环保厅督办此案,而江苏省公安厅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总队也赴靖江展开调查。连日来,泰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和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正在事发地块开展监测和取样工作。两周来遭到举报的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除了股价受到一点点影响外,并未受到任何实质性影响、生产经营情况正常。愤怒的云南商人周建刚再次实名举报扬农化工。

    被举报后,扬农化工于9月29日发布公告撇清关系。扬农化工厂在公告中表示,2009年以后,公司与侯河化工厂再无任务业务关系;根据公司与侯河化工厂签署的协议,(责任)应由侯河化工厂独立承担,与本公司无关。

  扬农化工还称,在合作期间,侯河化工厂具有接受和处置危险废物的相关资质。

  不过,上述澄清遭到周建刚的质疑,周建刚在微博上称,根据存单,在2000年时,侯河化工厂就替扬农化工处理危险废弃物,但侯河化工厂直到2005年才获得处理危险废物的相关资质。


  对扬农化工而言,污染沉疴已长达十年。

  除了母公司,扬农化工旗下的江苏优士化学有限公司(简称“优士公司”),从2003年成立之初,就因大气污染问题,遭到仪征市市民的反对和举报,举报者包括时任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侯宜中。

  记者向该公司证券部人士求证危险废弃物处理细节,直至截稿,扬农化工未做回应。

被举报涉“地下藏毒”

 又一封实名举报信将扬农化工推到舆论的风口。

  云南商人周建刚自9月22日起,在微博上实名举报扬农化工、长青股份(14.11, 0.42,3.07%)等公司,长期将危险废物交由侯河化工厂处理,侯河化工厂则将接受的危险废物,未经处理就掩埋在化工厂地下。

  被举报的侯河化工厂2011年已被注销,在公司原址上建起了养猪场。今年2月,周建刚买下该养殖场。

  在举报信中,周建刚称,3月初,其带领工作人员进驻养殖场,不到10天,其全身皮肤出现严重病变。医生告诉周建刚,皮肤病变的主要诱因是生活环境中存在化工污染源刺激,从而导致免疫力突降引起的皮肤症状。

  周建刚在养殖场内发现了导致其皮肤病变的罪魁祸首:在养猪场东南角的空地上有一个积满淤泥长宽各约三米的水塘,水塘里的淤泥“像那种石油渣渣一样的,黑色泥炭状的东西”。

  养殖场的老员工告诉周建刚,这些废渣是扬农化工的化工垃圾。

  周建刚将取到的样品送到浙江中科院应用技术研究院分析测试中心进行检测,周建刚公开的《检测报告》显示,样品中含有35中有机成分,其中甲苯含量高达20.75%。

  周建刚在养殖场废弃的档案柜中发现的资料显示,早在2000年前后,长青股份、扬农化工两家公司先后与化工厂签署协议,处理两家公司的危险废物。

  随着媒体的介入,举报事件持续发酵。9月28日,靖江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发布消息称,环保部门已经控制现场,委托专业机构进行环境监测,公安、检察机关已依法介入调查。

  10月3日,靖江市政府再度发布消息称,初步检测养殖场内土壤发现有害物质,场外南侧5米范围地下3-4米有轻渗,处于可控可治理范围;场区周围农田未受到污染。并表示,靖江当地已成立联合专案组开展调查。

澄清公告或涉嫌虚假陈述

  9月28日,扬农化工因“媒体报道需澄清”而临时停牌,当天晚间,扬农化工公告称,公司“及时对相关情况进行了核实”,并澄清称,侯河化工厂“可能存在的非法处置危险废物行为与本公司无关”。

  扬农化工称,2009年以后,公司与侯河化工厂再无任务业务关系,根据双方此前签订的《协议书》显示,双方约定:侯河化工厂在接受及处置过程中,应严格遵守有关环保、安全规定,如出现任何事故由侯河化工厂独立承担,与本公司无关。

  扬农化工强调,在双方业务关系存续期间,侯河化工厂具有合法接受和处置危险废物的相关资质。

  扬农化工在公告中未披露其与侯河化工厂何时开展业务。据周建刚的举报,早在2000年,扬农化工就开始与侯河化工厂联合申报《危险废物交换转移》许可(根据规定,当时审报当时用)。

  靖江市环保局局长朱靖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称,侯河化工厂第一次获得处置危废品的资质是2005年9月,第二次是2006年,有效期至2011年,2011年开始未正常经营,随后许可证被注销改建成养殖场。

  周建刚称,靖江市环保局证明,侯河化工厂在2003年由工商颁布的营业执照为机油、废油出售,全无危险品处置和运输资质,所以在2005年之前是严重超范围经营。

  对于何时开始让侯河化工厂处理公司的危险废物这一问题,扬农化工证券部工作人员要求新京报记者发邮件采访,不过,截至发稿,该公司未做出回复。

  对于公司的危险废物交由侯河化工厂处理后,公司是否有过考核对方的处理能力,扬农化工证券部工作人员只是称,“公司的处理行为都是按照规定运作的”,并一再强调,处理公司危险废物的第三方都要求是有资质的。

  根据周建刚的举报,扬农化工自2000年至2005年6月转移出的危险废物累计约1460吨。

  2005年,侯河化工厂获得的“危废品经营许可证”显示,该厂可以处理“菊酯残液(农药企业产生的废液)每年200吨”。

  虽然“及时对相关情况进行了核实”,但扬农化工未就其在业务期内,每年向侯河化工厂转移多少危险废物做出回应。

  扬农化工在2014年年报中表示,其是国内最大的新型仿生农药——拟除虫菊酯生产基地,主要生产杀虫剂、除草剂等农药;拟除虫菊酯农药的产量和营业收入名列全国同类农药行业第一。

  记者10月9日就“扬农化工固废处理渠道有哪些”向该公司证券部人士求证,其表示,对专业问题无法回答,会向董秘转达。截至发稿,扬农化工仍未就此回应。

子公司因污染遭当地环保局原官员举报

  这已经不是扬农化工第一次因环保问题被实名举报。扬农化工旗下的优士公司自2003年开建以来,就因“三废”问题持续遭到仪征市居民的举报和反对,举报者包括时任仪征市环保局党组书记侯宜中。侯宜中已经为包括优士公司在内的污染问题向各方举报了近10年。

  优士公司成立于2003年,后多次增资扩股。2009年,扬农化工以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4.5亿元,对其进行增资,扬农化工持有优士公司95%的股权。

  优士公司大连路厂区一期项目于2004年投入生产,主要产品有菊酸甲酯、菊酸乙酯、氢氯菊酯、溴氰菊酯等十多个农药项目。自其投产后,排放的废气就对周边及仪征城区大气环境产生不良影响,被居民多次举报。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11年,超过1600名仪征市民、公众联合签名,上书江苏省环境保护厅和扬州市主要领导,呼吁调整和强化扬州化工园区的规划和环评工作,保障生存环境质量和安全。签名书中称“去年优士公司周边数千亩农作物绝收。”

  优士公司在这前后也遭到多次整顿。2009年6月,优士公司被要求停产整顿,进行“第四次”大规模废气治理;2011年3月,优士公司又被仪征市环境监测站检测出多种污染物含量超标,被要求自当年3月28日起实施停产整治,并且限定于2011年6月30日前完成治理工作。

  仪征市环保局原党组书记侯宜中,自2006年起,就为关停优士公司的问题奔走呼吁。

  据侯宜中介绍,优士公司是化工园里距离仪征主城区最近的化工公司,距离不足两公里,对城区的环境影响较大。

  侯宜中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优士公司关停了两条生产线,废气治理好一些,但是还没有彻底解决问题。

  侯宜中称,现在一旦有优士公司的废气排放超标,公司就会停产一段时间,“今年已经停了两次,每次停产的时间是10天到半个月”。

  据《中国经营报》9月初报道,优士公司旗下两个项目因整治效果不明显、易产生扰民气味被所在的扬州化工园责令关停。

  不过,上述报道却遭到扬农化工的否认,扬农化工9月8日发布公告称,公司未收到扬州化工园区有关责令江苏优士化学有限公司部分项目关停的通知,公司生产经营处于正常状态。

  扬农化工在2014年的年报中称,公司深入开展“企业不消灭污染,污染就会消灭企业”的环保形势教育,落实清洁生产能力。

  只是,在优士公司因污染问题不断被媒体曝光之际,靖江地下“埋毒案”,又将扬农化工推向了另外一个环保漩涡。


事件回放:

云南商人网上公开举报江苏养猪场“地下藏毒万吨”


周建刚用钢管打入地下4米,混凝土下,墨黑的渣土像浸过煤油一样,散发着浓重的农药味

江苏一养猪场地下被指埋毒万吨 环保部介入调查

周建刚进养猪场10天,全身暴发严重的牛皮癣

江苏一养猪场地下被指埋毒万吨 环保部介入调查

靖江当地环保部门已开始调查取证

唐满华死了,死前一直住在自己的养猪场里。他身后留下了1.4万吨化工废料的接收单,而现在,没有人说得清这些毒物去哪了。如果不是云南商人周建刚在网上举报,也许江苏省靖江市侯河村地下埋着的东西将永远成为秘密。

9月下旬,云南商人周建刚在网上公开举报养猪场“地下藏毒万吨”。养猪场的前身是侯河石油化工厂,经营者就是已经死了的唐满华,他在十余年间,接收农药类企业的废渣废液。隐情曝光后,环保部于9月28日召开专题会并成立调查组,联合江苏省环保厅督办此案。江苏省公安厅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总队也赴靖江展开调查。有化工专家担忧,如果“埋毒万吨”的情况属实,土壤修复将会付出高昂代价。

接手养猪场后的遭遇

“在长江水源边,有这样一个地方,江苏省靖江市马桥镇侯河村,这里有一个曾经的侯河石油化工厂,现今是已经倒闭的华顺生猪养殖场,就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村庄,却埋藏一个惊天阴谋,一个灭绝人性的非法填埋化工危废场地……”

9月22日,云南商人周建刚用他的微博账号发出上述博文。随后两天,他发布更详细的实名举报信,呼吁官方迅速展开调查。在靖江当地,养猪场地下埋毒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而周建刚却在9月25日关掉手机,“消失了”。

9月27日晚,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云南见到周建刚,其讲述了发现华顺生猪养殖场“地下埋毒”的经过。

周建刚的老家在江苏泰兴,与养猪场所在地块靖江侯河村仅隔着一条20多米的界河。周于2014年看上这块地,准备改造成物流仓库。今年2月8日,他与华顺生猪养殖场达成《转让协议》。3月5日,周建刚带领工作人员正式入驻,然而仅过了10天,他全身皮肤出现严重病变,表皮硬化、溃疡、瘙痒。

周建刚马上赴上海就医,医生确诊为银屑病性关节炎,俗称牛皮癣。周建刚说自己那时意识到,他20多年前就得过的病又复发了。周建刚之所以少年时期离家出走远赴云南,也与此病有关。他15岁那年,因为皮肤病饱受歧视,但当他定居云南之后,这个病竟然自己痊愈了。

这次复发的病状却比年幼时更严重。上海的医生分析,正常情况下,五六年才会发展成这样的程度,如果仅十多天内暴发,很可能是受环境刺激,建议回去后注意观察,远离化工区。

4月初,周建刚回到靖江,继续对养猪场进行改造,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养猪场的秘密。

养猪场紧邻界河而建,北岸是泰兴市广陵镇。养猪场整体呈长方形,东西长约370米,南北宽约50米,面积1.8万平方米,猪舍由彩钢板搭建而成。在养猪场东南角的空地上,有一个积满淤泥长宽各约三米的水塘。周建刚发现,这里的农药味最浓。

养猪场的员工老商拿了一根钢管,挑起水塘里的淤泥,周建刚看到“像那种石油渣渣一样的,黑色泥炭状的东西,一捞上来,熏得人直恶心”。老商告诉他,这些废渣都是扬农化工(江苏扬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的化工垃圾。

养猪场地下埋着什么

养猪场里竟然有化工垃圾?周建刚很惊讶,他一个劲地追问“有没有毒”,老商却说没有,还提到“下面到处都是”。

“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因为我要盖房,要打地基。老商说盖房子不行,(地下)全部都是虚的,打桩要打下10米才行。我问为什么要这么深?他说地下全是坑,全是早年用挖掘机挖开的,然后把这些东西(垃圾)倒进去。”周建刚说。

老商再三强调“垃圾”没毒,周建刚将信将疑。为了探明地下的虚实,他用钢管自制类似“洛阳铲”的钻孔工具,在养猪场的空地和猪圈内外到处打孔。

“打孔的时候觉得奇怪,因为混凝土太厚了,25厘米左右,有的地方厚度有30厘米,即便修水泥路面也用不了这么厚。有的地方还有钢筋,扎着‘钢筯篓子’。当时我就奇怪,就算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吧?打个猪圈还要搞钢筋混凝土,为啥?”

周建刚说,混凝土钻开后,他当场惊住了,“一铲子出来,渣土像浸了煤油一样,墨黑墨黑的,往下2米全是油状物。一闻,臭得不得了,全是农药味。”

第二天,周建刚让员工弄来一根4米长的钢管接着打孔,“打到3米深时,我以为是到底了,但是再往下打,土又软了。3.3米到4米深度,全是像炭粉一样的黑渣。”

周建刚一共打了25个孔。每孔间隔五六米或一间房。其中20个孔显示的情况相同,挖出的都是黑渣。他指挥员工用塑料袋全部取样。

刚开始,周建刚跟老商合计,要盖房只能扒开地面,重新换土进去。但老商反对:“扒掉不行,这些东西会出问题,扒掉后你拿到哪里去?”

老商最后跟他道出了实情:这片“厂房”有两个片区,地底下遍布大坑,其中一个片区主要用于填埋扬农化工的化工垃圾,另一个片区填埋的化工垃圾,主要是江苏长青农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青股份)的。

这个养猪场地下到底埋着多少这样的化工垃圾?

老商说,他不知道。

万吨化工废料单据

养猪场2012年建立,前身是侯河石油化工厂,对于侯河村八圩组的村民来说,早在2000年时,人们就闻惯了厂区里飘出来农药味。即便后来变成了养猪场,人们在经过那片厂房时,还不得不掩上口鼻。

侯河石油化工厂成立于1987年,老板是如今已经去世的唐满华。

侯河村村民孙军(化名)介绍,唐满华是本村人,曾在孤山煤矿上过班,后来当个体户,开办化工厂,做着倒卖柴油、机油之类的买卖,对周建刚吐露了养猪场埋毒秘密的老商,就是早年唐满华招的第一批员工。

据孙军介绍,大约在2000年左右,化工厂开始接收农药厂的化工废渣废液,其最主要的货源是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两家公司。

证据就在养猪场的办公室里。上了锁的铁柜中,塞满了合同和各种单据。这些最后全部落到了周建刚手里。

周建刚提供给北青报记者部分合同原件照片。这些合同显示,自2000年起,侯河石油化工厂先后与长青股份、扬农化工两家公司签署协议,处理两家公司的危险废物。这些资料有《协议书》,还有大量《危险废物转移联单》,多张注明“加工费”的《发票存根联》和《江苏省危险废物交换、转移申请表》。

周建刚向北青报记者透露,除了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侯河石油化工厂还处置了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盐城市利民化工厂等企业的化工废料,而上述公司都不在靖江市辖区内。根据现存票据统计,从2000年到2011年,侯河石油化工厂接收的化工垃圾总量超过1.4万吨。

11年间,万吨化工垃圾运进侯河村,在村民们记忆中留下深刻印象。孙军的家就在化工厂南面200米,中间隔着稻田和菜园。他回忆,最多的时候,大货车一天有七八趟往化工厂拉货,少时一天也有两三趟。这些车上都满载着“大油罐”,每次车辆经过,一路农药味熏得人直犯晕。这些车偶尔会有废液遗洒,总被洒到的地面,一度不长草。

车上的大油罐,一只重达数百斤。货多时侯河石油化工厂的工人忙不开,附近村民常被招来卸货。“搬运工一天能挣个四五十元。卸完货之后,油罐归司机处置,那些年,光靠卖空罐,司机也能挣不少钱。”

不过,搬油罐的小利并没有让村民忘记化工厂对他们的伤害。

在侯河石油化工厂西面约200米是七圩组,村民数十户,南面是八圩组,村民20多户,北面的界河边上则住着泰兴市广陵镇的几户村民。“一到夏天臭得不得了,门窗都不敢开,晚上睡不着觉。就连广陵镇的人都跑过河来抗议。”

附近村民找唐满华闹过,堵过化工厂大门,但唐满华总能想办法平息。有据可查的是,唐满华每年会向村小组和村委会支付赔偿费,金额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也有村民直接找唐满华要补偿。

孙军说,他们也打过市环保局的举报电话,但环保局的车“转一圈就走了”。就这样,侯河石油化工厂和农药厂之间的生意持续了十来年。直到2012年,唐满华决定将化工厂改为养猪场。

环保部门称此前不知情

单据上那1.4万吨化工垃圾哪去了?没有人能说得清。

孙军回忆,2000年前侯河石油化工厂的主要业务还是“废油净化”,那时还能看到有货拉出厂门。再后来,只知道“进化工厂的油罐都是满的,出去的车拉的几乎都是空罐”。那些散发农药味的废渣废液哪去了?孙军说,唐满华“叫人埋了”。

在厂区内,唐满华指挥员工挖了许多大坑,坑深约3米。废液可利用部分与原料油混合稀释后出售,不可利用部分和残渣直接填埋在厂区内的大坑外,最后这些大坑上面被浇上了厚厚的混凝土。厂区外的一个鱼塘也被填平,鱼塘边一直种有庄稼。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高级专家、化工行业资深研究员曲睿晶指出,农药类生产企业的废渣废液含有很多有毒物质,有些剧毒、高毒,直接填埋将造成生态破坏,污染环境,对周边土壤、地表水、地下水和农作物造成危害,进而影响周边人畜的健康生存,这种私埋行为严重违法。

侯河石油化工厂非法填埋化工垃圾长达十余年,监管部门是否知晓?周建刚的举报让当地立刻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靖江市环保局局长朱靖近日就此事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称:环保局此前多年对此一无所知,直到周建刚举报方知,该局当即派员至现场调查。目视有一部分危废品在场区内,立即请来泰州环境监测中心采样检测,初步预算该地块地下填埋有危险废物3吨以上,随后该案因涉及环境违法犯罪被移交至公安机关。

一位知情人称,9月29日晚,有关部门拉走了最后50多头猪,“拿去检测”。

周建刚告诉北青报记者,他早在今年7月就将此事举报给靖江市环保局。周提供了一张拍摄于7月10日的照片,画面中他两手各举一个档案袋,站在靖江市环保局门口。周建刚说,两个月过去了,此事依然没有结果,最终他决定在网上公开举报。

靖江市环保局局长朱靖对《人民日报》称,侯河石油化工厂第一次获得处置危废品的资质是2005年9月,第二次是2006年,有效期至2011年,2011年开始未正常经营,随后许可证被注销改建成养殖场,但对《人民日报》提出的“化工厂改做他用时是否需要环境评估”则避而不谈。

即使在2005年后获得许可,实际处置的“危废”数量则远超许可范围。环保部门2005年9月颁发给侯河石油化工厂的“危废品经营许可证”显示,该厂可以处理“菊酯残液(农药企业产生的废液)每年200吨”。而周建刚提供的部分票据显示,仅2003年到2004年,长青股份供给侯河石油化工厂至少10批化工废料,共计971吨;2005年供货11批,共计1361吨。

曲睿晶分析,涉事企业是2005年取得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在此之前,其接收任何化工废料的行为都是违法的,不论这些废料有没有进行无害化处理。另外,化工废料绝不可以直接填埋到地下,而应该采取安全焚烧等工艺处理。

环保部已成立调查组

侯河村的污染事件曝光后,逐渐开始引发连锁反应。

9月28日至30日,涉事的扬农化工和长青股份两家上市公司受影响,股价大幅波动。两家公司均发声明称与此事无关。

9月28日,国家环保部召开专题会并成立调查组,联合江苏省环保厅督办此案,而江苏省公安厅食品药品环境犯罪侦查总队也赴靖江展开调查。连日来,泰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和环保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正在事发地块开展监测和取样工作。

9月29日,北青报记者隐藏身份进入养猪场。负责看场的老商说,政府部门交代他,不让闲杂人等进入。此时的养猪场内,东面的一个长宽约3米的大坑已被塑料布覆盖,北面不远处有一处水泥地面凹陷,整个养猪场弥漫着浓重的农药味。而在养猪场北侧的界河里,水面泛着冒泡的油污。

9月30日上午,在养猪场外填埋过废渣的鱼塘上面,已有工作人员开始打孔取样。

据靖安市政府官方微博“靖江发布”9月28日消息:根据现场调查情况和监测结果,该养殖场内(占地15.34亩)土壤及坑内确实存在疑似有害物质,环保部南京环科所土壤污染防治研究中心等权威机构正加紧检测该物质对周边土壤及环境的影响,靖江环保部门已进一步抓紧落实安全处置方案。

截至目前,靖江官方尚未发布土样检测报告和被污染土壤的总量。据周建刚称,9月14日,靖江市环保局监测大队应队长电话告知他,7月份的土样检测结果已出,检出有毒的有机物,此案属环境污染刑事案件,警方会介入调查。

土壤中的毒物是什么

今年4月24日,周建刚将两份土样送到浙江中科院应用技术研究院分析测试中心,5月18日出具的报告显示,土样的有机部分挥发性化合物含量约为3%,在这35种有机物中,甲苯占20.66%;1,3,5-三氯苯占10.35%。

在看过检测报告后,曲睿晶表示,土壤中含有氯苯类高毒物质,甲苯和甲基苯等有毒的半挥发性有机物含量更高,“超标多少倍已经不重要,这些东西土壤中根本不应该有。有多少就超标多少。”

沈阳化工大学教授李庆禄也关注到这起养猪场埋毒事件,他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涉事地块周边水系发达,这些化学废弃物的危害很难控制,被污染的土壤应该挖出来,全部进行无害化处理, 如果单据显示的1.4万吨危险废物全都这样直接填埋了,那么土壤修复将会付出非常高昂的代价。

李庆禄看过周建刚的检测报告后表示,该报告中所含有机物质绝大多数都有毒,这些毒物会通过地下水、地表水扩散污染,周边较近的庄稼和蔬菜都不能吃,当地政府部门应赶紧告知周边村民,并安排体检。

相比于化工专家的担忧,侯河村的村民却显得很淡定。侯河村村民表示,目前他们的饮用水来自自来水厂。虽然不少村民在养猪场南面有耕地,但那块地上种出的粮食,村民们心照不宣,大家都不吃,而是拿去卖。


2010年起,侯河村不断有人患癌去世。

最著名的死者是侯河石油化工厂的厂长唐满华,鼻癌9年,死于2014年,其生前长期居住在厂区里。最近去世的是禇小平,男,50岁,食道癌,死于今年8月26日。禇家在侯河石油化工厂正南方向,只隔着200多米远的一片稻田。


版权所有:苏州韵蓝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苏ICP备15044569号-1  Admin  企业邮箱